新闻详情

狮子山与中国禅宗文化发展的渊源

发表时间:2020-07-21 16:25


禅宗是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,是佛教中一个重要的宗派,它因主张修习禅定而得名,其宗旨是以参究的方法,彻见心性本源。牛镇“狮子山”是中国禅宗文化发祥地,犹以禅宗始祖“二祖”慧可在此开辟禅宗道场而闻名遐迩。

一、太湖县牛镇镇狮子山与中国禅宗文化发展的渊源

混沌初开,乾坤始奠,人伦地貌,演变频多。在历史的长河中,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,有些事物的产生却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天理面纱,“狮子山”就是鲜为人知的典例。

在西汉“平帝”年间,现在的太湖县属皖国所辖,国都在扬州。在公元开始的第一年,岁次辛酉,有件骇人听闻的轶事发生了。

传说,天上“玉皇大帝”为人间的割域封疆、欺良霸世、横行乱道、浊浪排空的局面深为烦恼,心想要创造一种和谐的文化精神来指导社会稳定,民众安居乐业。一日,派文殊菩萨到人间东土去善化世态,利乐生灵。他驾驭雄狮,来到人间东土,东海龙王得知,立即派出九条蛟龙给文殊菩萨护驾开航。菩萨在东土的疆域上巡视了东南北西,人伦世貌,他认为人间的浊气横行,缺少了一种永久的乐善灵魂,也就是说,没有一种长久的、先进的文明文化精神来指导人间。因此,他将九条蛟龙关在司空山洞内,以为单身独骑便利,到各地做一些利落有情的事情,骑着雄狮在“薛义河”(原地名叫人),仰天长叹,究竟到哪里去寻找善化人间的长久文明?谁知叹气之声冲上天庭,玉帝安排南极星君驾着祥云去接文殊菩萨,并示意把坐骑丢在人间,谁知文殊菩萨走后,雄狮在原地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座大山,雄踞河津,南北临潭,远看如一“雄狮戏水”,近观似一道美丽的山水画屏,青崖壁立,奇石异洞,潺潺山泉不涸,层层石阶通幽,苍松翠竹,鸟语花香,景色迷人,左右深潭涟漪,长河水波粼粼,山体酷似雄狮,山貌象逼真的卧佛。此处确是一处独一无二的佛地仙境,也就是现在的“狮子山”,应验了“五百余年狮方悟,救育高人惠万民”的民谣。

公元561年,年逾古稀的慧可大狮,为逃避北周“武帝”灭佛道二教之灾,告别少林,锡杖芒鞋,跋涉千里来到“陈国”南预州晋熙郡所属的太湖县狮子山,在葫芦石旁,筚路蓝缕,开辟道场,建立禅宗,有葫芦石内“秘记”和“更衣亭碑记”为证:“跃过三湖四泽中,一肩担月上九龙,龛得葫芦可禅定,榻依崖石悟能空,禅衣破处裁云补,冷腹饥时饮露丸,物与民胞共寒暑,调和风雨万邦同”。唐梁国公狄仁杰贬彭泽令时,因仰慕二祖道行,亲自上狮子山重修了二祖禅堂(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),并手书古石香炉联:“香烟缭绕芳千古,圣泽长明照万秋”。禅堂后有“对弈石”,乃狄公与寺僧弈棋之处,可惜的是“对弈亭”、“圣迹亭”、“饮露亭”、“九龙亭”毁于战乱。据清乾隆二十六年县志载,“通判”李天爵到狮子山“二祖寺”朝佛有诗赞曰“卧听春鸟送清音。野云缭绕千山玉,瑞麦重重万井金,话别虎溪成一笑,传灯微露了禅心。”清“知州”孟之麟到狮子山“二祖寺”有诗云“心灯续出二枝来,禾树根由上乘栽,锡下九天飞鹤去,衣传片石毒龙猜,泉将壁挂从空落(指西天湾、龙潭谷瀑布),门向云封倩日开,代有文人饶慧业,免叫山冷月荒台”。(指唐代许多寺庙毁于战乱,在唐代狮子山盛况空前,有僧尼100余人)。

二祖在狮子山修禅期间,有九条蛟龙俯伏山下,有彩凤、神龟、银蛇伏于河边倾听二祖大师讲经说法。在闲空的时候,经常带弟子到西天湾“龙潭谷”去体验大自然的温馨。

“狮子山”圣迹很多,有“葫芦石”、“濯锡潭”、“二祖禅床”、“仰天锅”、“藏经洞”、“黑洞”、“亮洞”、“不涸泉”、“清静水”、“泼水坡”、“对弈石”、“成佛崖”等等。

二祖是中国禅宗始祖,狮子山是中国禅宗发祥地,也就是禅宗母土,应验了“玉皇大帝”示意“文殊菩萨”丢下坐骑,孕育中国人间佛教的伟大构想,因此,禅宗理念的建立,影响了整个中华民族,促进了人类的文明进步,它的精神实质,博大精深,达到了文殊菩萨利乐人间的夙愿。

二、狮子山佛教现状

有新建的“二祖禅堂”,有民众建的“祖师殿”,现有僧尼各一人,兴建了“望佛亭”、“拜佛亭”、“观梅亭”等等。

现存文物有:

(一)铜签100支,重3000克,经鉴定为宋代遗物;

(二)石刻及木雕对联各一副:

联云:万壑松钟崇佛地,一弯月镜静禅心;

      三重佛殿千秋永镇,二祖仙山万古长青。

(三)签板20块,每块5签,共100签,清“同治”遗物;

(四)端溪石砚一块,长尺许,重3000克,造型古朴典雅,属清初遗物;

(五)塔顶盖一座“更衣亭”,遭劫后仅存文物;

(六)二祖佛像一尊,唐代雕塑。

(一)“薛义河”与99个边胡子尝酢。

在北魏480年,“狮子山”下一薛姓人家,生下一个男婴,取名叫薛仁,此人聪明好学,天资过人,在地方为官。为人光明磊落,清正廉洁,扶危济困,乐善好施。在西魏初年,即五十五岁时,官场失利,弃职归田。薛仁在婚姻上续弦有三:原配王氏、续配陈氏、三配黄氏。生有十二子,分别取单名为:仪、礼、忠、教、东、西、南、北、谦、让、强、让。他们均是一夫多妻。奇怪的是,全部都生的是男孩。父子们眼前七代,可谓人丁繁衍,从曾祖到曾孙,五代同堂。更为有趣的是,全家老少男丁长相类似,油黑脸,满脸边须。唯第十二子薛亮的第五子薛贵粉面红腮,龙颜虎背,且生性善良,才思敏捷。在北周宣政帝元年(公元587年)时年16岁,在青阳县读书,其年,祖父薛仁年届杖国遐龄(98岁),五代同居,人丁兴旺,田庄广进,财源茂盛,成了天下少有的大家庭。在地方是民众仰慕的人家,家中奴朴成群,帮工无数。在开饭的时候,哪怕是有一个奴仆未到,全家几百口人不准开饭。据说薛家这股义气冲上天庭,玉帝派南极星君下凡,了解薛家的品行,挑一担酢走进薛家叫卖,谁知被那些边胡子你一块,我一块,很快就尝完了。最后,有一边胡子问卖酢老头,钱多少?一次性双倍付清。神仙当时想,那么多“边胡子”不知究竟是多少?第二次他又挑一担酢去卖。身上带一百茛绣花针,尝一块,拉掉一根,到最后,只剩一根。这就是“九十九个边胡子尝酢”的典故。(因在青阳县读书的那个白面书生“薛贵”未回),临走时,又是双倍付帐。当时老叟问何故要多付?答曰:“你那么大的岁数卖酢,说明您的生计艰难,故此多付。”南极星返驾,向玉帝禀报,说这个人家确是善门之家,可托以天下重任。因当时朝代的气数将终,要酝酿天子继位。其实早在二十年前,天宫就两种不同意见:一种认为:中原天下应交付善门薛家;另一种认为:中原的苍生,定数有劫,必定要暴君过渡。当时两种意见发生了很大争执。持第二个意见的人说,可以通过朝廷把薛家剿掉。持第一种意见的人说,凭什么剿薛家这样的善门,这是天理所不容的。于是倾向薛家的暗自下凡:“你家在正堂屋后栽一棵万刺藤让它爬到屋上,越多越好,对家运有利。并嘱谨记谨记”就走了。因为藤将屋上盖住,朝廷的天文学专家,就不易察觉星辰的变化,意图是保薛家不被朝廷发觉。过了近二十年,薛家的堂屋上枝繁叶茂,一遍绿坡,不易被天上持第二种意见的发觉,薛家的屋上常有紫气缭绕。知是持第一种意见的做了手脚。他们也安排人变成一个风水先生到薛家去,说“这藤一定要砍掉,否则要家破人亡。”这时曾祖薛仁已九十八岁高龄,昏昏沉沉,不知如何是好,叫儿子决定此事。最后达成砍掉藤树的共识。正在这个时候,天官又在讨论中原立的天子事,结果持第二种意见成为定局(于公元581年天意归随)。玉帝担心有九条蛟龙要为薛家抱不平。立即派南极星下凡,向在狮子山修禅的“二祖”大师传达此意,叫“二祖”管好这些蛟龙。恰恰相反,他们的谈话群龙窃闻了。它们认为“玉帝”这样做对薛家不公平,又担心自己要被“二祖”关进司空山洞中,于是群龙来到薛家,把天上的安排一一叙述。群龙怒气冲天,要帮助薛家夺回自己应该得到的。薛家说,既然天上安排了,这事就算了,不能违背天意。群龙愤怒不已,认为薛家懦弱。怒曰:“你们薛家是要留人,还是留名?”薛家曰:“此话怎讲?”群龙曰:“留人的话,我们剿遍中原,夺回你应得的天下。留名是,我们要剿掉你家。”薛家说:“千万不要祸及全国生灵,这是罪不可赦的。那就留名吧。”于是群龙怒起,乘二祖上厕所一瞬间将薛家剿尽。为了斩草除根(薛贵在青阳县读书),群龙由上至下剿掉“荆阳”县。后来有这样一个谚语:“剿掉荆阳县,瘗起太湖州,五百余年后,依然是沙洲。”为首的群龙事后惊恐不已,知道天理难容,一条龙潜逃在龙湾上河湾(后取名为龙湾),一龙躲进田下畈,委盘在陈屋(后取名龙盘),剩下的躲进狮子山右侧山湾河沟(现在袁家沟),在沟内石滩上跳出了几十个形状多异、深浅不同的群潭,最深的数十米,意欲畏罪藏身。后为纪念此事,将此沟改名为“龙潭谷”。

此次违反天理的浩劫发生后,玉帝震怒,将九条龙镇压在司空山后。二祖对此事,防范不力,罚二祖到司空山洞内站立一百天(折三年水牢),又命南极星下凡。为纪念薛家这样忠义的典范的不幸遭遇,遂将狮子山下的河命名为“薛义河”。


分享到:

太湖县文化馆  版权所有   皖ICP备15003887号      太湖县文化馆地址:太湖县新城龙山路261号
电话:0556-418-8857 / 0556-416-2147     传真:0556-418-8857